当前位置:首页 > 是梦 > 正文内容

我从未如此清醒地记得和你在一起

洛桑辰尧9个月前 (11-03)是梦11920

20211103我从未如此清醒地记得和你在一起.jpeg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联系删除


我走进房间,你告诉我:“又”要搬家了。

“又”,不是你说的,是我的感觉。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,好像是因为我们才搬进来没多久吧。


房子有内外两个房间,算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套间吧。里面的东西和陈设都非常破非常旧,家具上也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,好像已经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。


客厅的窗户灰蒙蒙的,不知道是因为外面的天空是灰色的,还是因为玻璃上蒙着灰尘。我站在窗前,慢慢地把东西塞进我进门时背的一个很大的徒步包里。然而,不知道为什么我收拾的东西里没有衣服,也没日常用品,只有一大堆的钣子、钳子和书。可是,无论我怎么塞都有几个东西塞不进去。

自始至终我似乎都没有进过卧室,连看一眼都没有。所以,我并不知道卧室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你吃力地提着一个打包袋(或者说蛇皮口袋)从卧室里出来,用不耐烦又略带命令的口气对我说:“别拿了!不行就再重新买。”说完,你从卧室里又拖了一个大包出来,再次催促我赶紧收拾,还说:“马上就要走了”。匆忙间,我只得把剩下的其它东西都丢下,只往包里塞了两本书。 


走出房子,我才发现我们刚才所在的房子只是一排排平房的其中一间。房子的周围异常的冷清,旁边是一块比篮球场稍微要大一些的方形水泥地,像是一个公共活动的小广场,又像是一排已经拆掉围墙的房子残留下来的地面。这一切,让我感觉这个小区或地方,是一个即将被拆迁的老工厂的宿舍区或生活区。


水泥地的中间停着一辆车,在这个冷清空旷的世界里,车子的马达声显得异常的清晰。

一个人在车的前面挥着手,对司机喊:“等一会儿,还有人!”

一个人在车的前门招着手,对我们喊:“快点,车马上开了。”


然后,我们拖着行李,匆忙地上了车。


那是辆很奇怪的车。

我们上了好几个台阶才到车厢。从这个高度上来讲,那很像是一辆座位下面有高大行李箱的大巴车。可是,里面的塑料凳子和后门旁边的钢管扶手,又让人感觉那更像是一辆公交车。

偌大的车厢里只有 6 个人。其中两个是老太太,每人抱着一个大包袱。另外两个,一个是刚才站在车前门的,好像是你最好的朋友;一个是刚才站在车前面的,好像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最后两个就是你和我。


我坐在车子后门后面那个靠窗户的座位上,你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,我用两只手紧紧地扣住你的一只手。 他们四个人却坐得很分散,我们前面很远左右各一下,我们后面很远左右各一个。

天空是灰色的,整个世界像秋收后的田野一样萧条。那感觉好像在刻意加深我的印象:我们是被赶出的最后一批拆迁户。 


你的朋友和我的朋友是什么时候下的车,在哪里下的车,怎么下的车?我已经没有印象了。但我对他们下车时我们彼此的情绪感触很深:

我的心里有种非常浓烈的离别的伤感,好像从此以后我再也见不到我那位朋友了。

而你似乎并没有那么伤感,依稀记得你只是平静地跟你的朋友说:“明天见!”

他们是一起下的车,而在我记忆当中,他们应该是不认识的,怎么会一起下车呢?或许,他们只是碰巧在同一个车站下车而已。因为下车后,他们马上就分开了,一个向左,一个向右,连招呼都没打一个。


除此之外,一路上都很安静,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。 


车子继续往前开,仿佛进入了初夏时节,窗外变成了绿幽幽的稻田,水渠遍布,阡陌交错,一派恬适的南方田园风光。没过多久,似乎又有雨丝抽打在车窗上,窗外的世界开始变得迷离模糊。你把外套的领子竖了起来,头开始往领子里使劲地缩。我抽出一只手把你拥在怀里,你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
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,进入了一个很小、很原始的村庄。村庄的街道很宽阔,路面被车辙碾压出几道很深的痕迹,又被冻硬邦邦的。所以,车子开得左摇右晃、上下颠簸。路边还堆着一垛又一垛的柴火,几个脏兮兮的孩子在柴火垛的周围开心地嬉戏,他们身上的衣服让人一眼就看出是由大人不穿的衣服改造的。整个村庄里没有任何的绿色。这光景像极了上世纪90年代北方冬天里农村。


此时,车上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,那两个老太太什么时候下的车,我不知道。


车子在一个巷子口停下,我们拖着行李下车后,进入了巷子里的一个院子。

院子很大,地面是土质的,没有硬化,但却打扫的很干净,连一点儿飞扬的浮尘都没有。北边是一排低矮的瓦房。中间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枣树,树上没有叶子,哪怕一片都没有。


我们两个站在枣树下。


“等一会儿!”你对我说完,把一个包递给我,朝其中一个房间走去。

房间的门是左右双开的,外面挂着一对棉门帘,一边垂下来,一边搭在门外。我看到你跟里面的人寒暄着、说笑着。虽然我听不清你们在说些什么,但我能感觉到你跟他们很熟悉。


此时,宽敞、寂静、清冷的院子里,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正中央,站在那棵枣树下,一动不动。


天空中有雪花飘下,飘得很慢很慢,我甚至可以看到它们的棱角。


我从未如此清醒地记得和你在一起!

然而,到最后,我都不知道你是谁!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拾梦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hmcun.com/post/12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欢迎参与讨论,请您文明发言,遵守法律法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