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是梦 > 正文内容

梦里梦外的父亲

洛桑辰尧10个月前 (10-22)是梦13630

20211022梦里梦外的父亲01.jpg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联系删除


晚上梦到了父亲,似乎回到了小时候!


小时候的假期,我主要负责在家里做饭。虽然农忙时,我也要去田里干活,但快到饭点儿时,我要先回家做饭,其他人则感觉饭差不多做好了才回来。而田里不太忙时,我就不用去田里干活了,只负责在家里洗衣做饭和照看妹妹。所以,我经常会去菜地里摘菜,自然而然地菜地里的一些琐事也是我在打理。


在梦里,我已经做好了午饭,踩在乡间的小路上,去菜地里摘一些今天晚上要用的菜。因为今天父亲和弟弟在离菜地不远的庄稼地里浇水,所以,顺便还可以叫他们吃饭。


刚到菜地,我就听到父亲在远处扯开嗓子对我喊,让我把菜地里什么什么菜浇一下。他们应该还正在庄稼地里收拾东西。这时已经到了饭点儿,周围的领居都回家吃饭了。所以,当时的菜地里只有我一个人。


菜地里有低到脚踝的韭菜、香菜和小葱,也有高到齐腰的茄子,还有与肩齐高的西红柿架、黄瓜架和丝瓜架什么的。我脱了鞋赤着脚踩在菜地里,把水龙带的出水口从一个畦子拖到另一个畦子。


夏天,是的!那情景应该是在夏天,而且还是晴天。然而,天气却似乎并不怎么热。脚踩在清凉的井水里,微凉的风轻轻地吹过,各种菜的叶子“沙沙”作响。偶尔风大一点,还会夹杂着些许“呼呼”的声音。


好一个清凉无比的夏日午时!


父亲和弟弟从庄稼地里过来时,菜地已经浇完了。我和他们一起收拾东西,他们主要负责卷水龙带,我主要负责收拾一些零碎的东西,比如铁锹、绳子什么的。收拾的间隙,我不经意间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。


那场景非常奇怪:父亲虽然是我记忆里年轻时的模样,而弟弟却是一幅成年人的模样,与站在一旁的父亲如同兄弟一般。


当然了,这是我事后才意识到的,在梦里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。这种印象的产生,大概是因为弟弟从小就在家里承担了比我更多的体力劳动。


辽阔的田野,绿油油一片,异常的安静。


收拾完东西,我从波光粼粼的菜地里走出来,踩在干燥蓬松的土路上,扬起灰尘。然后,脚指缝里原本湿滑的泥巴就因为掺入了干土,变得不再柔软,把脚指缝塞得满满的。


就这样,我赤着脚、提着鞋子、踩着乡间的小路,回家了。


早上醒来时,这个梦一度变得的模糊,以至于我凭记忆联想到的是有一年夏天跟父亲一起去卖冬瓜的情景。


那年,家里开辟了一块庄稼地种冬瓜。大学放暑假回家,正好赶上冬瓜上市,我便跟着父亲一起走街串巷地卖冬瓜。午饭时,我们在一个集市上买了炸果子和小笼包,父亲特意给我多留了几个。


20211022梦里梦外的父亲03.jpg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联系删除


看着油腻腻的塑料袋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虽然大学里的伙食谈不上丰盛,但至少花样繁多,我早已不再是那个啃萝卜白菜、喝玉米糊糊的男孩。所以,对这种小吃,我虽谈不上讨厌,却早已没了小时候那样望眼欲穿的渴望了。然而,为了安慰父亲,我还是多吃了几个。


看着我把东西吃完,父亲憨厚且欣慰地笑了。


然后,他开始跟我唠叨着刚才哪个村、哪条街、哪个过道口、哪个人,在买冬瓜的时候是怎样计较的。他甚至能记住一整天里,每个买冬瓜的人是怎么讨价还价的,买了多少冬瓜,我们应该收他多少钱,实际收了他多少钱,最后给他找了多少零钱。回到家里,把他说的这些钱加起来,竟然跟口袋里收到的钱几乎分毫不差。


然而,父亲却并不是一个精明的商人,他只是一个老实巴交、憨厚朴实的农民。而他之所以对钱那么敏感,应该是源于从小到大的贫穷,这使他不自觉地节俭,甚至“抠门”。


那是大学期间我在家里度过的唯一一个暑假,也是我在家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夏天。自那以后到现在,我再也没听过门口池塘里的蛙叫声,再也没有听过村头树林里的蝉鸣声,再也没有听过雨后屋檐上的嘀嗒声,再也没有晚饭后拿着手电筒摸过“爬拉”(蝉的幼虫),再也没有在房顶上铺着凉席睡过觉。


当我在电脑前,准备记录下这个梦时,梦里的情境突然间清晰了起来:原来是在浇地,不是卖冬瓜。


是的,我想念我的父亲了,那个操劳半生、憨态可掬的小老头。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拾梦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hmcun.com/post/11.html

分享给朋友:
返回列表

没有更早的文章了...

下一篇:我从未如此清醒地记得和你在一起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欢迎参与讨论,请您文明发言,遵守法律法规。